【Behun/叔侄组】圣父

配对:Belos x The Golden Guard | Hunter 无差


Summary:Hunter想知道做到何种程度的罪才不会被他的叔叔所宽恕。


Warning:Underage;亵渎(神和原作);大概很意识流


作者碎碎念:很想吃一口神父Belos/教子Hunter就掰了,注意⚠️作者没有什么宗教信仰相关知识所以都是瞎编,不要当真也不要追究

——————————————————————

                              ***

“孩子,愿泰坦怜悯并宽恕你的罪行,愿你早日成为炽岛的一员……” 白金头发的男孩低着头,让正在替他祷告者的话语像晨露一样散漫地从他耳边消散。是的,他当然该全神贯注地聆听那些自几个世纪前就流传下来的古板、庄重的经文,但这些所谓经文的实用意义最后依旧取决于他的叔叔——秘骨镇唯一的神父——将赋予他的义务。


秘骨镇的每位居民都是贝洛斯神父的虔诚信徒,对此Hunter明了自己不仅绝无被当成例外的可能,且时常负担着许多令人生慕的责任。而在多数那样的场合时,这些责任于他这个无法直接催动魔法的异乡人都是一种微妙的便利。例如在清晨时Belos如何为他洗礼和祷告,偌大的教堂只剪出他们二人的残影,显得冷清而空荡;又例如他在叔父的带领下极早地完成了基础知识,比其他人更快地接触到更高深与复杂的魔法体系。权利与痛苦向来相辅相成,而年轻男孩心里装着他自己的天秤,用来维持这两者之间近乎完美的平衡。


发生在圣殿内的流程向来固定,还没系上披风的少年对将要发生的事烂熟于心: 几小时后他的教父就会重新戴上遮住大半张脸的面具,对陆续到达的来访者们展露出一种似是悲天悯人的神情 (男孩明白大部分时间这只是那些愚蠢追随者们的一种荒谬想象) ,替除他以外的信徒们催动咒语、施展法术,完成几到十几桩神迹。然后那两扇高耸入云的木门被卫兵们锁上,Belos就寻常地缓慢解开袍子、盔甲、护靴,但将金色的三角链留下来彼此碰撞,那微弱的响声只会发生在他的卧室深处…


教堂只不过是圣殿的延伸,一切的规矩都由神父负责定夺。浅白金头发的男孩沉默着闭上双眼,开始想象今夜会与过往有什么不同。或许他将会跪在丝绒枕头上,等待宽厚的手掌摩挲挂在他脖子上的泰坦之血,让那独属于他一人的隐秘仪式随着夜幕一起缓缓落下。


木头彼此摩擦的声音响起,站在原地的Hunter甚至一时忘记他需要捏紧还是放下手里的魔杖: Belos近期的发作愈来频繁,到了有几次在白日的阳光下他也不得不“无礼”地冲上去,采取一些令人生疑的极端措施的地步——手里尚且抓着挣扎地发出尖锐叫声的守护动物幼崽,局促地对单膝下跪在地,对着那些或是惶恐、愤怒、疑虑的面容搬出他演练过千万次的说辞:“对不起,神的应召今日来得更慢,为了您和您的家人…我们需要临时中断一下仪式 ”,然后尽量不去目视那双诡讵的发光瞳孔,牵着他的叔父,迈着快步走向隐藏的阁房。


                              ***

他的叔父背对着他进行咀嚼和饮用,Hunter短暂地感到庆幸,接着马上想起该把肠胃里翻江倒海的呕吐感拼命往下咽去,努力试图让他的面部肌肉拉扯出一个自然又不含怜悯情绪的微笑。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维护神的荣耀,保有神的威严不容侵犯。而作为神的信使中的一员,他得保证一切都——万无一失。于是年轻男孩特有的敏锐神经使他注意到今日Belos恢复常态后却并未立刻起身,脸色仿佛依旧惨白。浅发色的男孩也不好离开,就用更大的力度握住他的法杖,使自己如同一座石像般沉默地伫立在一旁。


他的胸口又隐隐作痛了,如果不是那些操练野魔法的异教徒,如果不是他恰巧如此无能地无法依靠自身来施展咒语,或许他的叔叔也不会…自他记事起Belos就是这座宫殿中唯一的神父,Hunter作为他的教子便会跟着笨手笨脚地学一些相关的仪式和法术。理念方面他尚能倒背如流,将前来通报的卫兵当作敌人而射出的箭也令他的养父笑出层叠的褶皱。可似乎命运同他开了巧合的玩笑,秘骨镇内就连三岁的孩童都熟知一点障眼把戏,他的血液中却无法流淌属于魔法的命脉,必须恒久地依赖着一根法杖 (起先是魔法书) 来表演最基础的咒语。


咳嗽声打断了他一连串漩涡般的胡思乱想。Hunter诧异地抬起头来,他的叔父正弯曲着手指呼唤他,于是他起身快步朝那个椅子上仿佛依旧苍老的背影走去。白金头发的男孩大脑飞速运转,他不知道自己面容依旧有些憔悴的血亲想要些什么,于是没注意到脚下的路,准备停下时被那双熟悉的大手圈住,一举跌入对方的怀中。他甚至没来得及道歉,那双曾以爱意触摸他脸颊百遍的手就掐住了他的喉咙,在将他的脸拧转了几乎九十度后就收紧到他几乎喘不过气来的地步。


Belos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从屋顶而非他的耳旁落下,遥远而陌生,他将一只沉睡的艳红色守护神幼鸟举到男孩的视线前,冷淡地朝Hunter抛出一个陈述句: “我猜你将会非常情愿解释一下这个,我的孩子。”

评论(2)
热度(2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在进入浆糊之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