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C全员】I hope to be Around 03

前文在01 02 

——————————————————————

                             ***

所以他是Jeremy Heere,法律上来讲已经成年、轻度焦虑、有些创伤应激的平凡18岁男大学生。好吧,没那么平凡。至少不是每个来布鲁克林上学的大一新生都有他这等戏剧性背景和魔幻过往的,但依旧满脸棕色雀斑、走路也尚有些许瑟缩的犹太裔青少年早已在两年前的一切落下帷幕时发誓: 他日后定将远离任何会让他的生活变得更“与众不同”的事物,包括饮用任何口味的激浪饮料。这项决定可以被称之为他本人一种幼稚的固执,但又有谁的人生会需要一个日本基努·里维斯的全息投影,叫嚣将杀掉他(曾拥有的)最好的朋友并操纵全世界的人类呢?


大学生掀开卫衣的袖口,那个吃豆人纹身依旧留在他的手腕,丝毫没有要褪色或者掉漆的样子。Jeremy强迫自己扯出一个苦笑,他甚至不知道两个大呼小叫的不靠谱废柴高中生能怎样误打误撞进到可能是新泽西质量最好的纹身店,以至于整整四年过去,明黄色的3/4圆形与黑色的点状还清晰可见,在他刮胡子、接过餐盘、举起手和熟人打招呼时明目张胆地显露出来,提醒极少数的知情人那一段他并不为之骄傲的过去。


犹太裔把耳机从凹陷很深的卫衣兜内拿出来,即便第一天课程是认识新朋友的最佳机会,他也不想穿那些他离开医院后,父亲买回来服帖到另他呼吸困难的衬衫:大部分是浅蓝,一些雪白、一件藏黑,依旧藏在他过大的行李箱内,整齐利落的一摞,或许直到他有工作面试以前都将维持此状况。他甚至该感谢纽约的九月并未遇上寒风呼啸,天气温暖适宜,还能让他在薄卫衣里面依旧仅穿一件三色条纹的短袖T恤也足以应付。


Heere家的独子抬起那只手臂空白的手去摸过耳垂旁,鲍勃·马利被调到最大的音量,盖过他不均匀的呼吸声,盖过朝他争先恐后涌来的回忆,盖过一个有着头发全部梳起来的菲律宾男孩的幻影,此刻正站在仅有十五步开外的教学楼,兴奋地朝他挥着手。他身上的红色卫衣又增加了新的布贴,仿佛只要他跑起来,现在立刻迈出大跨步,下一秒他就能落入一个熟悉亲切的怀抱,力度太大,手臂环抱他太紧,会有些喘不过气来。 


直到他的视线被一双手占据,好像有人在和他说话,大学生机械地摘掉半只耳机,准备把头抬起来——


一个笑的话一定会漏出超过八颗牙齿的亚洲女孩正好奇地望着他,用一只手抓过他的长袖,指着吃豆人: “嘿! 笨蛋! 你听不听得见我嘛!! 我见过这个噢!你好!!我是Christine,和歌剧魅影的女高音同名那个Christine,不是说我喜欢这部剧因为它对女性角色的刻画实在是太糟糕了….真希望纽约能有更多给女性演员的平台,不是说我不喜欢朱丽叶啦但是要是能演比如说女版的陶德岂不是很酷…对不起!! 我好像又说了太多的话,我的医生说我有轻微的ADHD….”


“你呢? 我们现在就是同桌啦!” 似乎对第一节课异常期待的女生朝他伸出另一只手,等大学生终于想起他的名字该怎么念时却已经又抽了回去,眼睛鼻子嘴巴都抿成一个夸张的O型: “很高兴认识你!!!有吃豆人纹身的怪男孩!!!”


Jeremy愣了愣神,他的心脏好像正在疯狂跳动着,耳朵里也嗡嗡作响,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个傻笑。这场相遇似乎太过可爱,以至于在很久以后才能回想起Christine Canigula,一个比他小两岁的、平凡但又不平凡的女孩,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嘿,笨蛋”。

评论

© 在进入浆糊之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