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ER七夕24h/06:05】格朗泰尔去坐火车

配对:安灼拉/格朗泰尔


Summary:人和神有什么区别?别问大写的R,他只是普通的火车乘客罢了。


Warning:轻微意识流。

————————————————————

***

将安灼拉吵醒的是火车的轰鸣声。他对这个声音太熟悉了,齿轮滚动着一圈又一圈,铁皮车厢摩擦着轨道驰过;他的住址离学校需要半小时左右的通勤,而毕业以后入职的公司也或许算是巧合般的依旧维持着时间相当的距离。两年前他背着帆布袋,里面装的是课本、旧水壶和笔记本;现在他还没完全习惯背公文包,毕业时候同伴们一起送给他的崭新的…


他的公文包不见了。


火车上的乘客比平常更少,金色头发的人皱起了眉头,开始环顾四周。从突然醒来后就困扰着他心里的那种烦躁感终于找到了归宿:他每天都能见到无数位的陌生人,此刻车厢里也有不少,正全部两两而坐着。


安灼拉孤身一人,说实话,他并不太介意这一点,但流淌在血液里的求根问底因子还是让他开始高速思考起来。


他在哪里?每天上下班必乘的火车上。

此刻他在做什么?他睡着了,刚刚醒过来。(但是是什么时候?)


新任的实习生隔着单层玻璃看到自己,他的头发甚至算不上凌乱,领带也好好地系在脖子上,可是…

这位独自坐着的男孩(鉴于他尚年轻,或许我们仍可以冒昧地称呼他为男孩)想地如此入神,以至于格朗泰尔加入他的时候,他甚至完全没有要将目光投射过来的意思。于是格朗泰尔只好轻咳一声。


两声。

五声。


直到他大喊:“这位长得像太阳神的旅客!!我想这是你的公文包!!”


好极了,现在全车厢的人都在朝他俩侧目。


大写的R(他更宁愿你叫他R,原因我们后面会说)很快就发现他还有更糟的事要面对:他的手腕上的表正滴滴响着,闪烁着黄光。

第一天就拿到停职警告的引渡人有多少?反正R把他自己算上了。

评论(1)
热度(4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在进入浆糊之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