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namawyer】污水蝴蝶 01

庆贺我时隔三年又搞到一起 自杀 预防自杀的好船。


配对: Veronica Sawyer/Heather McNamara


Summary: 人生不总是一帆风顺的——Veronica学到这一点是她七岁的时候,McNamara学到这一点是她十七岁的时候。


Warning: Underage; Implied Homophobic


BGM: Butterfly (大橋トリオ)

————————————————————

人生不总是一帆风顺的——Veronica学到这一点是她七岁的时候。


更具体一点,Veronica在那个布满碎石和沙地的操场坐着时彻底意识到了这一个残酷的事实。她的两只胳膊都被一片龇牙咧嘴的绿色所牢牢按住,看着头上系着大红色蝴蝶结发圈的女孩把妈妈送给她的小熊撕碎了扔在地上时,棉花跟着乱飞。对学校交友尚抱着美好幻想的小女孩还需要十年才能了解到成年人的生活亦有不易之处,所以七岁的Veronica只能挑午餐期间难过地用手撑着下巴,坐在滑梯上清理她过早遭遇霸凌的玩偶 (还有人生) 。


但对一个仅刚离开幼儿园的孩子来讲: 那种冰冷彻骨的认知一旦落下来,就会永远亲密黏着地跟随她,在许多她的人生未能按照她希望的轨迹运行时提醒道: 是的,你几乎永远没法得到你想要的,除非你很漂亮、很有钱——或者既漂亮又有钱。


而那群既漂亮又有钱的人Veronica在七岁就认识了。直到她社保卡上的数字跳到两位数,不再那么容易被牵着鼻子走的小镇女孩才和她们说上第一句话: 好吧,单方面的第一句话:


“我想要一点好处。”


红色、黄色、绿色的发绳,在维罗妮卡· 索耶尔面前变幻成三张表情各异的人脸,直到她被温和地揪着头发推到韦斯伯高中女厕所那面不算干净的镜子之前,准备接受命运给她的赏赐的女孩猛地睁开眼睛,正好和麦可娜玛拉手里的口红大眼瞪小眼。后者来不及喊出一声惊呼就在她的右脸颊划出一道狭长的艳红痕迹,看起来活像某种新鲜切开的生肉。


家境富裕的拉拉队女孩眉毛立刻皱成一团,维罗妮卡尚不清楚此举意在心疼昂贵的口红还是她可怜的脸颊,直到McNamara焦急地踮起脚尖,从她同样鹅黄色的外套里掏出手帕开始擦拭那颜色鲜艳的化妆品痕迹,低声对她说着抱歉,某则特定的记忆才像上膛了的子弹一样击中她的大脑,串联起曾发生的一切来。


刚经历了重大人生变故的17岁女孩悄悄留下那方布料,上面绣着黄色的小熊和花朵,闻起来很像第一次帮助她的McNamara——或许是她在韦斯伯格高中交到的第二个朋友。麦可娜像尊私人订制的精美瓷娃娃,在17岁的维罗妮卡十分没吸引力地穿着汗湿的网球裙,衣领还偶尔会沾上母亲煮肉团留下来的面粉时,她的甜蜜新好友能在糖果店佯装狼狈地拎着三袋战利品,空出来的手举得高高地朝她挥舞,闻起来和她周遭的环境一样富裕、教养充足、天真烂漫。Sawyer的独生女会步态毫无优雅可言地朝这位女孩奔去,直到嘴里被塞了太多的柠檬硬糖而被杜克拽着辫子拉到镜子前时才会意识到脸颊上的绯红。钱德勒这才不紧不慢地凑过来,两只手的长指甲依次划过她的下巴,嘲讽她对新来的转学生的小心思外漏一地,同Heather Duke的呕吐物一样可笑且明显,几乎无可救药。


“你爱上那个风衣怪人了吧,小索耶尔。” Veronica剥开下一颗柠檬糖,把纸衣塞进她几日前私自占为己有的手帕里,突兀地将脑袋里明黄色的蝴蝶换成漆黑的诗集。


是啊,她肯定爱上了肃穆、不苟言笑、穿着领子超高的黑色风衣的奇怪男生,和他的帅气脸庞,不然韦斯伯格镇还会留给她什么别的选择?

评论(5)
热度(28)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在进入浆糊之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