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SM】小情侣蛋糕求婚大作战那一档

祝一位@无果不终 生日快乐!

做了点甜品店au饭,名正言顺建个合集

Summary:《历时三天 原创甜品求婚》


Pairing:

Jeremy Heere/Christine Canigula;

the Squip/Michael Mell


Warning:内含himym一定程度的捏他

——————————————————————

“这个世界是一场盛大的浪漫

蛋糕 即兴表演 与你

就是证据”


“所以,呃,我真的想不戳,我是说出,反正啊阿啊,你觉得怎么样?!很不错吧? Christine会喜欢这种更多吧……” 眼瞧随着被丢弃的纸团山又拔高一个维度的,杰瑞米的脸红程度从朝霞变到熟虾再到番茄,麦克·梅尔干脆放弃了提供他第318次宝贵意见的选择,转而翻出他今日力气最大的白眼,在这过程中把椅子也以人身高危程度地摇翻在地。


他和Jeremy Heere本身就是一档灾难性极高的组合,于是迎接他的是缝着若干补丁、散发过期Cherrito气味的豆袋坐垫,而非冰冷坚硬的木地板。现在好了,他脚朝天花板头朝地,与他们的吃豆人地毯亲密接触,呛了一嘴味道感人的灰。


今天Squip照旧发扬他刻在DNA里的资本家内卷王中王基因,在新泽西所有可能存在的竞品都下班后一人在他们的仓库画设计图超自愿加班。穿着洗到起球的红卫衣Mell再一次把目光投向他屏幕朝上置桌的手机,没有,零条新消息,好极了。


这意味着他今夜基本能独守空房(爽死!某菲律宾裔捏紧拳头内心激动大喊);无炮可打(好吧这个就没那么爽了);还有四个小时乃至更久可以陪他那位——把爱河整条拔起了在底下居然奇迹般还没呛死并感觉自己找到了——嗯,真爱——的挚友。


他很爱Jeremy,真的,非常爱,柏拉图的那种,十六年以来一直如此,可能是这世上除了对自己接下来一周命运一无所知的克里斯汀·尼古拉小姐以外,最爱这个一紧张说话就结巴,眼镜度数与他不相上下的瘦高个的人类。


不过硬要他选的话,Michael Mell现在还是比较想回家,一头栽进他男人买的巨他 I 妈宽敞的丝绸大床,或许做完一切杂务后还能在上床前挤出点时间看 “深夜档” 电视片,毕竟有缆电视价格摆在那里。


但谁叫他今天下班后接到一通前言不搭后语的来电,紧接着就放弃了宝贵的自由时间而选择踏入杰瑞米·希尔家呢? 行为都有后果,今日观看某前戏剧专业的准大学毕业生表演 “向心爱的女孩求婚” 这一独白就是他的福报。夜还漫长,Jeremy的备选清单也不过划去了二十项中的三项,手里还握着switch手柄的人重新把自己摆回对人体工学无害的姿势,大难不死地准备提出一个日后会让他后悔的建议:


“我最亲爱的Jeremy,你·为·什·么·不·直·接·做·个·蛋·糕·给她呢?”


***

很后悔,没错。


现在是晚上九点,他和今天刚好穿着干洗回来、贵得能顶二十个被某少女咽下肚子的玛瑙戒指的西装的,某吸睛蛋糕师一起坐在急诊室外的长凳上。


凳子好硬,他好想念他做到一半的爱。


什么,你问求婚成功了吗?麦克·梅尔真的懒得指给你看正一并躺在凳子上(底下垫着爱马仕外套)的手持摄影机了。


TBC

评论(2)
热度(4)

© 在进入浆糊之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