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hun/叔侄组】Bone and Arrow 02

上一章在01 


***

他们辗转过许多地方,而当Hunter第一次踏足铺在巨大的恶魔头骨之下的陆地时,并没想到炽热岛屿将会是一个长期的归宿。他起先拒绝用 “家” 来称呼这里,他的家早就死了、湮灭了、被压在一片肮脏的尘土下面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但随后Phillip的目光就落在远得他几乎追不上的地平线,彼时仍然年轻的人类学者对他说:  “ Hunter, 我们会拥有这里的一切的。” 他的手被攥得紧紧的,男孩便用余光观察他年轻的监护人的神情:一种呼之欲出的的兴奋,爆裂之后落到他们共同踩着的陌生泥土上,凝聚成许多颤栗的情绪,甚至挥发之后尚能在空气中留有余温。


Hunter察觉到他几乎露出一个真心的微笑,直到对方的视线突然投向他来,年轻的猎手便迅速藏好刚刚他写在脸上的情绪,重新换上一个意在臣服的表情。他的大脑仿佛突然不听指唤,他的心脏则正以超出健康范围的速度剧烈跳动,那些此刻格外活跃的血液细胞随即生出一条奇异的预感: 或许在这里能找到关于家族灭亡的秘密。


不用太多个月以后当铂金发色的男孩回想他们的初次到来,后知后觉的恐惧才像Belos失控的枝条一样极速笼罩住他的背后: 那些他一百多天前在空气中闻到的并非只是Phillip对权利和占有的狂热渴望,余下令他心跳加速、头脑发热的是他永远无法掌握的痛楚:


一个炽热岛屿里口耳相传的词——魔法。



***

Hunter很少检查镜子里的自己,他自知并没有什么好看的。从一趟又一趟内容并没有如此不同的任务归来,在木门后褪下他厚重的金色盔甲,里面是微微发皱、汗渍斑驳的巫会训练服,再然后就是他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Belos永远在大殿沉沉睡去后单独拜访他的卧室,对那些寄宿在他皮肤表面上深浅不一的伤口和疤痕露出不满或担忧的神情,然后缓慢且温和地吟唱恢复咒语。铂金发色的猎手就盯着空气中盈盈生起的金色或是绿色光芒,看它们因为速度的不同而在照耀下展示出的奇异色彩。


他的叔父的喜怒无常从这时候开始显现。Hunter从不展露软弱,他甚至不会提出要求,但随着午夜结束后拜访的疗愈魔法频率从未降低。一些日子里Belos神情疲惫,于是他便讨巧地征求下一个需要被消灭的“不安分子”名单,另一些日子那个带他离开矿区却不再年轻的人类就只是静静半跪在他的床沿,将宽厚的手掌搭在他的膝盖上,随着叹息微微蠕动着嘴唇。


在那些空气中发出尝起来疑似“幸福”的光芒的时间段,铂金发色的男孩恍惚之间觉得他和Phillip就像是一对寻常、普通、随处可见的叔侄。


可命运喜爱她的玩笑,而Hunter从未在被其玩弄这一栏上缺席。当这短暂且亲密的仪式结束后,他得到的事物开始变得令活物困惑:有时Belos把唇瓣像他们尚居住在塔时那样覆盖上,有时他则会得到一记响亮的鞭打,在他的背上显形,嫩粉色的新肉隐隐作痛。


Hunter时常觉得Belos那些并未出声却万语千言的神情是某份不属于他的礼物,现在错误地被塞到他的怀中。那双十年前令他递出信任的蓝色眼睛明明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在他的身上,和他的目光撞上时却像两颗有裂痕的空心玻璃球,里面的情绪随着那块缺口流淌一地,穿过他的神态,他的四肢和他的伤口允诺给了一位不再存在的故人。


但他从不发问,于是不再属于他一个人的Belos就短暂地把手掌停留在他剪短了很多的头发上。


“好孩子。” 

守卫们都退下以后,Belos会这么呼唤他。

评论(2)
热度(2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在进入浆糊之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