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bruno】Behind the Curtain of Darkness 02

#mirabruno春节24h产粮活动

16:00

上一章在 01 


Summary:布鲁诺的心里住着许多庞大的情绪球,在“遇见”米拉贝以后,它们的数量和体积似乎都慢慢地变少了。


Warning:

Incest relationship;Implied/Referenced Mental Health Issues


BGM:Boats and Birds (Gregory and the Hawk)

——————————————————————

                              ***

他当然不是故意沉默或者走神,若让Bruno Madrigal以百分之百的诚实来回答他的外甥女刚抛出的问题,他能给出的最好答案或许是 “我不知道,但大家都是,呃,很善良的人,现在误会都解开了,我猜我们都会慢慢了解的。”


Bruno管没完全抛弃它的怪物们叫情绪球,多数时候这些其他人看不见的生物能保持在一种近乎静止的状态,但在马德里加奇迹般地(考虑到神奇小屋里面住着的人的性格)陷入万籁俱寂的夜晚时,它们就同样迅速地重新膨胀,在他的记忆里狂奔,最后让布鲁诺与喘不过气来。


而事实上他说出口的是:“呃,我不知道?!我是说,大家都很友善也没有人认为我是身高七尺的怪物男什么的,但或许我还是不适合生活在这里因为我大概不值得被爱吧,不是,呃,我是说,啊哈哈,这么说很不吉利,呸呸呸,敲敲木头…Mirabel,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的名字发音听起来好像“奇迹”? ”


被情绪球掌控的日子不算频繁,但并不代表某位头发自然蜷曲的马德里加在被袭击的时候就能装作一切安好,无事发生。情绪球比他更擅长创造,他的恐惧是个天生的艺术家: 没法控制的绿色光芒造出凭空降落的幻象,里面一切永不停息,总在疯狂向前涌动,将他也压成“布鲁诺房间”里的碎石和粉尘,永远流沙哧哧,寂静瘆人。


他的怪物有时候也长得像他自己,不是现在,而是十一年前: 挤走他一直深爱的家人们留下来的欢乐、幸福和爱,重塑他的四肢和魂魄,妄图重新将它们塞回离开家的那匹害群之马的躯壳里。


Bruno仍记得米拉贝握住重建后的卡西塔门把手的那一瞬,黄铜上忽然闪烁光亮,而被新的希望点燃的不仅仅有他的所爱之人。他也跟着呼出一口吁叹,仿佛之前泡在褪色滤镜里的世界终于被打捞出来,空气也变得炽热而伟大。


可一切都比不过那只随即向他伸出来的——第一只手。那是戴着翠绿色的眼镜,头发和他一样乱蓬蓬的奇迹本身朝他伸出的手,而手的主人正用整个ENCANTO最灿烂的笑容代替言语对他说: “Te amo”。



                              ***

时间流逝得那样快,布鲁诺几乎忘记他似乎仅仅是三个月前依旧隔着一面絮灰的土墙,透过缝隙去抓叫做“亲情”的光。而每每当他握上那只用草绿色的水彩画着“BRUNO”的餐盘时,那些躲在他胃里的蝴蝶便扑棱着飞出他的喉腔,落到空气里,让他无处可躲。他亲爱的侄女是第一个提起卡西塔早该添加独属于他餐盘的家庭成员,或许那时一切就早有征兆:马德里加目前正准备蜕变为16岁的年轻女孩,全神贯注地盯着旋转的陶瓷,脸上沾着颜色各异的泥土和颜料,在终于似是迟钝地察觉到他的视线以后朝他绽放沾染了红晕的笑容。


他甚至不会因此完全失眠。每一次的袭击来与走的一样快,就像不被佩帕掌控时的雨,已经没法淋湿他破旧不再的衣物,却能轻易冲刷掉他误以为变得焕然一新的灵魂。布鲁诺不知道如何和别人谈起,于是大多数时间他会突然起身离开热闹非凡的餐桌,慌慌张张地合上他新房间的木门,踩着人字拖爬上那些不再断裂的塔楼,盯着流动的沙幕落下,等待时间流逝到一个他不再感到那些怪物正吞噬着他的骨髓的地方去。


Bruno Madrigal愈发焦虑地意识到,那个地方似乎叫做“米拉贝的怀抱”。


在他逃离的十次有九次后,明亮、温暖、触手可得的一只黄色蝴蝶就穿过沙幕而来,面容焦虑的米拉贝,伴随永远用力过猛的拥抱将他支离破碎的句子和心一起没收,送去遥远到目不可及的奇迹谷山外,发誓让它们永远找不到回来的路。当Mirabel挨着他在空旷隔音的石头地坐下时,黑头发的长者意识到他不再能闻到属于他自己的湿冷又苦涩的气味: Mirabel的香波在每次肢体接触后短暂地留在他的肩上或是发间,短暂的一两个时辰内他便被允许闻起来像一只刚被采摘下来的椰子。


布鲁诺当然尝试过装作一切正常,说服自己这只是因为他未被当作爱的接受方太久;他也绝对没有像一个 “因为躲在墙缝里独自生活了十年,所以不知道正常的亲情是什么” 的变态一样爱上自己的亲生侄女。但就像佩帕有时候太过激动而无法扯下一朵时刻环绕、异常乖张的云一样,Bruno让他胃里翻滚的蝴蝶停止扇动翅膀的尝试也以一场他单方面的失败告终。


他的宠物鼠围绕着他们吱吱叫着,绿色眼睛、神情焦灼的一位马德里加脑海内浮现出一条滚动横幅: 他爱上Mirabel Madrigal了。

评论(2)
热度(108)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在进入浆糊之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