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uipjere】有关分院、晚餐约会以及另外一个故事 (未完结)

Inspired by 【SquipJere】一篇很有精神的办公室文学 

可以连起来看,也可以当作和前文没关系的平行世界…! 用了正文里想展开写的梗: SQUIP的亲吻仿佛一个斯莱特林、技术困难组如果一起去吃晚餐会如何以及SQUIP视角的一些事件回顾,SQUIP的名字是Eric。


配对:The Squip/Jeremy Heere


Summary:Jeremy Heere发现他与他的前上司有一个共同爱好。


BGM: The Most Beautiful Thing


Warning:轻微OOC

——————————————————————

                             ***

对自我认知是极客而非书呆子的大学生当然读过那七本人众皆知的英国魔幻小说,衣柜深处也好说歹说躺着几件质量过关的纪念品。Jeremy Heere不会称呼自己为“哈迷”,但当他的INSTAGRAM推送神奇动物在哪里2:格林德沃之罪的预告片的时候,他还是会点进去观看,并在与Michael Mell(他的室友兼好朋友,一位和他在一起时总是爱憎分明、热情洋溢的格兰芬多)排队购买爆米花时,围上他的赫奇帕奇围巾。


他没有想到的是会在新泽西开业时间最久、座椅最软的影院遇见他的前任老板。Michael甚至比他先发现这位身材和外貌都足够引人注目的存在,用手肘疯狂地撞击雀斑男孩——正当他全神贯注地试图抓出一把焦糖含量高到诱人的垃圾食品时。结果自然是灾难性的: 大学生还来不及为他本周五分之一的零花钱哀叹,Mr.SQUIP就已经站在他的面前,透过墨绿色的美瞳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雀斑少年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扯出一个他在岗期间应付上级时的工作微笑,直到他想起自己早就不再为长相酷似基努·里维斯基的斯莱特林工作了。


是啊,当然,他怎么会忘记呢: 能让雀斑少年同时感到汗流浃背和手脚冰凉两种生理状态的人类,是个妥妥的斯莱特林也不足为奇。倒不如说,最奇特的事是对方会知道斯莱特林是什么,甚至…Jeremy慌慌张张地收回眼神向下瞥去,直到他和一枚微型的绿宝石眼镜蛇别针面面相觑。


甚至会佩戴与学院色系相符的周边。


电影很快便失去它原本推出预告片时带来的吸引力,雀斑少年的注意力并未被最新修建的3D IMAX影厅和杜比全景声夺走,反而在每个似乎不那么重要的情节滚过荧屏时,他都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就坐在他前面三排的斯莱特林: 和他的前老板共处一室让Jeremy心脏砰砰狂跳,他的大脑也跟着轰轰作响。这和奎妮决定与雅各布分道扬镳时麦扣突然攥住他的手 (他那接受不了难过结局的可爱好友!上帝保佑) ,或者丽塔揭露有关她与她的生弟的过往时全场的哗然声全无关系。这么说吧,和一个你真心诚意地感到有些惧怕,但是魅力却可以让你的裤子紧到绝对不舒服的男人有一个共同爱好究竟…算得上一件好事吗….? 


Jeremy还没想好他的答案,一双健康到有些肉嘟嘟的手就伴随着片尾字幕的滚动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 终于得到回应的菲律宾裔顿时像开了闸口的河坝一样将絮絮叨叨的话语倾泻而出,美国大学生的大脑只捕捉到 “天呐” “拜托” “下一次”之类的无意义语气词…偶尔点一下头,说两句“嗯嗯”作为毫无诚意的回复给他认识十四年的激动好友。


Michael Mell自然不傻,目光从他的挚友脸上的雀斑移到前三排的高挑身影,又迅速地挪回来,无可奈何地用一种Jeremy听了会想要尖叫一声把脸埋进他带来的单肩包里的语气将犹太裔往过道推上歪歪扭扭的五六步: “请告诉我你和斯莱特林版基努·里维斯基在他的高级办公室开搞的时候做好保护措施,Jer-e-miah~”


现在轮到Jeremy真的苦叫出声 (他希望这没有太引人注目),那只饱经风霜的蓝色单肩包随着他好友的重量压迫滑落,在他来得及转过身抓住以前就停在半空中,他那还沾着一点爆米花油光的手被搭上,指尖甚至被暗示性地握住,兜成一个环形的牢。


“需要一点帮助吗,Heere? ” 他过去两小时都在脑内念叨的对象大言不惭地抓着他的整只左手,脸上似乎看不出任何表情,正面不改色地替他重新扶正单肩包的位置。Jeremy一时忘记抽回自己的手,他从未感到等待此刻正在他脸上爆炸的热量散去是个如此漫长的过程,他要说些什么对吧,呃,啊,我很乐意去吃晚餐,等等,他说了什么…?


Eric已经抽回了手,正用一种似乎极力想要忍住发笑的神态来回应他到处神游的视线: 上帝保佑,犹太裔男孩真的不知道他要盯着哪里看比较好,最后又把目光落回自己黄黑混色的围巾,假装那做工并不太精致的流苏突然变成了这世上最有意思的存在。


然后他熟悉的迷人声音就接着传来对他胡言乱语的回复: “这附近有一家很不错的意大利菜,你觉得呢,小赫奇帕奇? 还有你的朋友正在安全出口朝你疯狂地,呃,打手势,你最好回应一下他。或者我们也可以当他不存在,然后从放映室的后门离开…如果你愿意的话。”


给已经半张脸几乎消失在出口的好朋友一个怒瞪以后,Jeremy Heere暗暗的想到,或许来看这部电影的决定不是他周末做的最糟的一个。


因为和自己的前上司去吃饭肯定,呃哈,更错误?

评论
热度(3)

© 在进入浆糊之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