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ter】五次Luz Noceda吻了错误的人,一次她没有 02

前文在 01 

————————————————————

“ 噢!!!! 走路不长眼睛的生物也不适合图书馆吧,喂! ” 八本颜色和厚度各不相同的书挨个落在头上,试图藏在卫衣里的人类女孩脸上的面罩也随之滑落,展示出她棕褐色的皮肤。对面毫无悔改之意地转过身,拿红色的法杖指着她的鼻子: “你好啊,罪犯——让我提醒你:炽热岛屿的生物在攻击交谈对象之前都会认清对方的身份,让我感到不幸的是,你们人类世界看起来没有这条规定呢。”


Luz Noceda恶狠狠地扯下已经歪斜一半的面罩,她几乎就要掏出那张藏在口袋里的强光符咒了,几乎。事后如果让她回顾这一刻的话多米尼亚裔能举出很多原因和理由为什么她没有这么做,但过去无法改变,其中最主要的一条则是:


她当着她(目前)最不想见到的生物的面,吐出了一朵样貌绮丽的血红色杜鹃花。

那场面实在说不上养眼。


时间倒退回两个小时前,我们的主人公今天心情格外糟糕,炽热岛屿新奇、神秘、充满危险,且不说她上次不小心患上“感霉”而胡言乱语的丢人事迹依然历历在目,但是最近缠上她的陌生疾病给猫头鹰小屋惹出足够多的意外,Eda抱怨即使批发去给专门制作饮料的药剂师也用不上这种数量的雏菊。


至于她想了解的背后的病因和疗愈方法……就连身经百战的Eda (与King) 都束手无策。且不提Hooty发现后立即大呼小叫,多心眼又热心肠地狂轰滥炸正在度假的Lilith,很快便带回来同样毫无头绪的回信,和一条去拜访那位孤僻的图书管理员的建议。所以人类女孩别无选择,只能鼓起勇气去敲响某位最近刚把绿头发染成紫色的小女巫的门铃,支支吾吾地解释自己为什么需要一张管理员权限卡,期间不安地摩挲着衣角,把整张脸都埋在Blight家门口龙舌兰草后面。


等等,她可不记得上一次来这儿的时候有这样簇立的花棚? 


也不记得花棚背后会有她另一位同样绿头发(只不过Willow可从来不干染头发这种事)的好朋友,举着喷雾器哼着轻快的歌。Luz还没来得及组织好语言,她的喉咙就抢先行动,胜过这位多米尼亚裔人类的可怜大脑还有扭曲通红的脸,呛出一层素雅丰厚的花瓣之山。


完了,她好像要窒息了。

评论(2)
热度(3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在进入浆糊之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