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ter】五次Luz Noceda吻了错误的人,一次她没有 01

配对:Hunter | The Golden Guard / Luz Noceda ;Amity Blight / Willow Park (side ship)


Summary: Luz花了五个错误的吻来搞清楚“事实”和“状况”的区别,Hunter只花了一个。


Warning: 拆官;很多Fanon和我的理解/私设


鸢尾:绝望的爱

龙舌兰:为所爱之人付出一切

杜鹃花:爱的喜悦

雏菊:纯洁的爱


*黄色杜鹃的植株和花内均含有毒素,误食后会引起中毒;白色杜鹃的花中含有四环二萜类毒素,中毒后引起呕吐、呼吸困难、四肢麻木等。

————————————————————

黄金侍卫跪在密不透风的殿堂长廊上,他尽量把头垂地比平常更低些,便可将Kikimora那双善妒的红色眼睛藏在Belos的袍子身后。 他们今天损失格外惨重,负责看守和运输的士兵在他背着弓和一大把用过的箭一瘸一拐地回到领地时不省人事,只留给他一地的斑斓血迹和魔法浴球爆炸后留下的痕迹。严格意义上来说,也没人教过16岁的白发豁牙小孩如何面对这种场景,于是Hunter努力忽略他肠胃此刻不舒服的剧烈纠缠,甚至在拖着那幸存的一小捆守护神木推开沉重的门环以前,特地用魔法修正了总是不服帖地垂下来的那一撇颜色两异的刘海。


而且只要他说辞够诚恳,下次任务执行得更完美……就没有上报这次的另一件小小“意外”的必要。Hunter感到嗓子里仿佛有虫恶魔爬过般地发痒,那只一路都出奇的安静的红色小鸟突然张嘴咬住他的发梢,他吃痛地叫出声,握在手里的箭尾在掌心留下一个完美的圆形印迹。他被拖离还未完全停止燃烧的火海,跌坐在地上,手里多出一朵瓣末残破的杜鹃花。


这时他的目光才落在最后一个被安放在守护木顶端的、不知为何尚完好无损的透明球。爆炸在下一刻就发生在他的眼前,绿色的火焰在极短暂的时间从高往低窜,将它们新砍下的木头消磨为白色的粉末。空气中突然弥漫着数量多地惊人的黄色与白色花瓣,黄金侍卫用法杖呼唤来那些飘在空中的花的尸体,苦涩的气味钻进他的鼻子里,唤起一些他早不该存留的记忆,不受他大脑控制地滚滚轮播。


他的手上握着沾了两个人血液的三种花瓣 (他该去借阅那本有关植物系魔法和副作用的书),眼睛里反射出的光只能看到一个人的身影:


比他小两岁的、今天一切的始作俑者 (之一),来自人类世界的棕发女孩——Luz Noceda。

评论(7)
热度(51)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在进入浆糊之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