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加】Kray Foresight's Flames 01

配对:Kray Foresight/Galo Tymos


Summary:佛赛特知道如何与普罗米亚周旋。


Warning:意识流,轻微OOC

——————————————————————

***

“过来这里。” Kray Foresight知道他甚至不用勾动手指,只需要将其很巧妙地弯出一种特定的弧度,就可以像磁铁吸引金属般把一个恼人的蓝色头发角色召唤到身边来。有关Galo Thymos的一切都让他觉得怒气是某种可以被具像化的气体,现在正随着三步并作两步朝他跑来的青年一起上升到空气之中蒸腾着。


比如那正挂在青年脸上、灿烂地像根本不担心什么结局在等待他的笑容,入职以后紧急消火队给他量身定制的那条太合身的材料裤,还有紧接着Galo Thymos就会抖动声带发出的两个音节:  “旦那!”


他一直以这种可笑且恼人的称呼来宣誓他们之间那条不存在的纽带,普罗米亚现任的司政官几乎要把他的义肢捏出指印,但他没有这么做。任何拥有理智的人类都该学会压抑自己的情绪和欲望,至于像塞壬歌声一般诱惑着、强迫着、期盼着你失控并投降的那些诡火,Kray自认一条偶尔发烫的胳膊是可以承担且击溃的风险。


什么样的旦那会亲手杀死你的父母,然后假惺惺地收留并抚养你直到成年? 什么样的旦那会安排你去做这个城市最危险的工作,并期待着你生命中接下来将会遇到的每一次伤害?


什么样的旦那会因为你胳膊上被刮伤后长出来的嫩粉色新肉而想将你吞噬殆尽?


“你知道该做些什么。” 于是普罗米亚的司政官吐出他的罪恶来。



***

他们从来不在Kray的办公室做,Galo Thymos在被抬到床上的时候模模糊糊地想。今天火警触发时Varys正处在城市的另一端,于是他们赶去面对佛塞特生物制药所触目惊心的天花板时,没有人再来顶住那些塌陷的瓷砖。Galo感到那种曾经没能及时救出人的烦躁感又从他的肠胃上升,一直牵动他今天甚至被火苗所烤焦的头发尖,那里曾软塌塌地冒着一缕白烟。好吧,所以他救人心切,几乎从来不做计划就直接采取行动——结果是Aina的运动内衣沾上他的新鲜血液,Lucia捏着鼻子朝他俩扔来白色的绷带。


普罗米波利斯是个大小还算微妙的城市,而Galo Thymos发现有关于他的消息总是传得飞快。距离他的同伴们惶恐地朝他头顶浇亮绿色的防火液压剂仅仅过去几个小时,他快要下班时就在自己的桌子 (“入职第一天就有了工位,臭小子,真引人注目啊” Ignis认识他时就这么评价道) 被熟悉又高大的身影拦住。消防员甚至没来得及多解释一句他受伤的原因,那只胳膊就增加了新的红印: Galo有点想抱怨Kray用那只真实存在的手抓他时总是这样用力,疼痛随之而来,时常让他想要失态地咬牙切齿。


可他的英雄绝不会有意为之,这一定是他太累、太散漫或者太任性,而此刻那些几乎可以刻穿他伤口的,来自Kray严厉且担忧的目光是他赢得的惩罚。


烈焰救火队的朋友们总嘲笑他的精力用不完,走路永远上蹿下跳,是那个“简单粗暴的蓝色毛头小子”。但他毕竟依旧是个在普罗米波利斯长大的普通市民,在从职业训练基地直接跳到正式员工的路上迅速地常人难以想象,而那些无处安放的精力拉扯他去寻找一个可以被稀释并平缓的去处。


比如他的旦那家里的那张床。



***

事实上,Kray认为自己并不总是粗暴的,尤其是Galo并不介意被他所谓“粗暴”地对待。有一次他被那些火焰摆渡到失控的最边缘,不得不将还在玄关上整理物品的小孩压倒在他们共同买回来的木头鞋柜上。普罗米亚的思政官用那只还没开始发烫的金属手挡住那张恼人的嘴,让背后申请了专利的防火材料包内空了的饮料罐子代替他的家犬被抽走空气,代替那人发出痛苦的呻吟。在普罗米波利斯,人人都知道他的身份,而这段只能在他们其中一人的家中伸展的关系时常在显得尤为小题大做。Galo早就在他们开始度过夜晚的第一个月就质问过他——是啊,没有人会为他们的亲密感到惊讶,为何在公众场合接吻却像他旦那人生中最大的禁忌?


Galo Thymos不会得到回答,只会得到独属于Kray那规律的呼气声落在他的耳朵旁边,和一只抓着他皮带的手。这会使年轻人则会下意识地把头的方向稍微侧过去一些,他知道这样能让与他交合的对象更好地亲吻他的脖颈。


或是咬断他的喉咙。


“旦那像是一只雄狮在进食。” Galo,这愚蠢的毛头小子,几乎要为他自己无端的比喻笑出来。他像一只呱噪的蓝色金冠鹦鹉,甚至在被操的时候也不会换下叫唤的语调。Kray Foresight永远都是“他的大哥,城市的英雄,普通人和燃族人和平的守护者……他的救命恩人”。


于是这时候Kray Foresight就能知道,欲望的虚拟火焰和恶诡的真实火焰,他至少能掌控一种:通过将怒气蒸腾进其中的方式。在这颗蓝绿色的星球被熔浆消解爆炸之前,普罗米亚将永远不能击败他。Galo正紧紧地抓住他那只金属手臂延伸往上的肩膀,眼角堆积了还没来得及掉下的生理泪水。渴求的目光看得他心生厌烦。


Kray Foresight把他握在对方腰间的手往上滑去一点,低头去含那一小撮颜色变淡的发尖,假装自己不知道该如何亲吻一个床伴,即使对方带给他比任何活物都丰富的欢愉和噩梦。


评论(2)
热度(38)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在进入浆糊之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