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uipjere】浴后标准程序 01

***

作者碎碎念:通过更改S姓名的方式增加铜仁作品卡司多样性(? Stewart是伦敦版的变抹茶SQUIP卡司名字,就,很sugardaddy长相的一男的。


配对: The Squip/Jeremy Heere


Summary: 今天Jeremy Heere学习到一套 (在男朋友的) 浴后应发生的标准程序。


Warning: Fluff and Smut; Established Relationship

——————————————————————

***

Jermey会不太爽快地承认一件事:他对自己的男友了解并不多。在黑头发的上班族带着夺人眼球的夹克风衣和一丝不苟的挑染卷发突然出现,帮某个恰好忘记带钱的可怜虫付掉杂物社的一杯红茶拿铁以前,犹太少年从未忘想过他的生活会和这样的角色有所相交。日子像他不小心跌坐进火箭炮后一样疯狂向前推进,没给大学生留下太多咀嚼的机会。仿佛仅仅是昨天他还和Michael躲在操场的角落,啃着变凉的花生果冻三明治谈论他的“杂物社恩人”可能会从事什么职业。等回过神来,他就系着形状太过规矩的领结,和Stewart一起正襟危坐在花园酒店的包间,共享一顿烛光摇曳、小提琴肯定比他还贵、叶子绿得能滴出水的蔬菜沙拉做前菜的晚餐了。几个小时之前他小心翼翼地回绝了父亲电影之夜的邀请,半推半就之间被带回他之前从未涉足、也很少想象的——他男朋友本人的住所。


在功能应当是卧室入口的房间门被关上后,Stewart的吻仅仅短暂地留在他的额头上。Jeremy无从得知他的上班族男友是否刻意对他通红的脸与无处安放的手视而不见,转头就将那件他们初见时穿的夹克风衣挂到步入式衣帽间,又从衣柜的最高处取下毛巾和洗浴用品,往浴室走去。


于是大学生被留在方正的桌椅和过大的床前独自吞咽情绪,目光被书架上整齐地摞成一排的书籍所吸引。好奇心或许会害死猫,但他尝试更了解自己男朋友的举动应该不会有什么恶性后果…对吧? 


***

他从书架上抽下来的那本小说依然停留在他五分钟之前翻到的那页,松开了最上面两颗衬衫扣子和领结的大学生木纳地盯着那些印刷工整的英语句子,每个单词在他眼里都仿佛来自外星的语言一样陌生而…无趣。那盏可以调节乳白/鹅黄两种护眼颜色的台灯可能被他在无意识之间切换了十几遍 (Jeremy最后发现他读不进去的原因大概不能归功于光线) 。好吧,好吧,所以他现在集中不了注意力,但这绝非他一人的过错: 过去二十五分钟都伴着他发呆的流水声背景音突然停下了,从百无聊赖之中抬起头的青少年就刚好看到他那身上尚在散发白色蒸汽的男朋友,慢条斯理地将浴巾裹在腰间。Stewart显然没有马上入睡的打算,吹风机被束之高阁,而他额前的黑色发丝因为潮湿自觉地粘成几缕,大小不一的水珠就顺着他的脸颊一滴滴滚落到木地板上。


“让我猜猜,在社区大学他们并没有教你未经允许就盯着一个人看是件很没有礼貌的事? ” Jeremy的单方面盯人大赛戛然而止,他僵硬地把头转回眼前墙壁的方向,动作的不协调程度可以获得尴尬大赛的头奖。手里还握着书的犹太裔甚至没注意到自己的男友是什么时候将视线投到他这个方向来的。


“ 呃……” 犹太少年强迫自己忽略正发烫的脸颊,低下头佯装自己的注意力正落在正无意识地摩挲书角的手指上,而不是Stewart完美得要死的身体曲线。他本身就算不上伶牙俐齿,这种情况下他的回答更是完全被堵在喉咙: 且不提他的小心思被抓现行不太妙,现在那个正滴着水的脑袋堂而皇之地凑过来停驻在他的肩膀上,话语之间往他的耳朵传递热气则完全可以算作特等紧急事态。


“你这样看着我,我会误认为是我的魅力超乎你的想象。” Stewart却没给他吐出反应的机会,往后两步就悠然自得地靠在床脚处坐下,用吹风机开始驱赶那些尚未散去的水珠,依次将那几缕沾湿了的头发撇到耳后。


“你花掉很长时间在浴室摆弄,我当然好奇而已! 什么时候盯着我自己的男朋友看也要通报了… ”Jeremy努力忽略他逐渐弱下去的回应音量,有意识地咽了口唾沫,试图同他体内正争先恐后地流向一些不该流向的地方的血液斗争。四十五分钟之前他头脑发热,四十五分钟后他就和一个现在正什么都没穿(呃,他真该管控一下他那过于丰富的想象力了)的中年男性(虽然对方的确是他的男友)坐在同一个房间里了。


“噢…原来你在害羞。”  上班族捋平被子上的细微皱褶,在往犹太少年的旁边挪近一步时轻描淡写地说道。 Jeremy还坐在他一进门时被示意的那把椅子上,只模模糊糊地听到他男友所坐的位置传来些移动的声音。上帝啊,他此刻花了全部的力气连人带椅子波澜不惊地转过去,试图用“你有兴趣但不要太露骨”的神情盯着对方裸露的身体部位的姿态来代替说话——Stewart语气平淡无奇但异常正确的声明正噎着他,来不及多咽一口唾沫他脑袋里的诚实想法就抢先夺路而出:“我只…! 呃! 我只是在考虑,你想不想比如说现在就凑过来吻我?”


上班族的语气于是沾上一点笑意,空中的那只手划过新换的床单朝他继续靠近: “你看,把想法说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还有: 与人交流的时候不要卡壳, Jer,我们讨论过这个的。”


犹太少年感到他的大脑仿佛撕裂于高速运转与停止运转之间,最后他索性彻底放弃思考败下阵来,囫囵吞枣地给出他的回应:“…..你别笑啊! ” 着恼的情绪正在他的胃肠打转: Stewart的玩笑孰轻孰重,他时常难以分辨对方究竟是否有嘲讽他的意思。 

 

“你不喜欢我笑吗? ” Stewart的右手仍然握着那把梳子,左手明目张胆地探进他衬衫扣子的里侧,顺着大学生的肚子边缘往下,在他已经沾湿了一小片西装裤上不紧不慢地揉弄着Jeremy的形状。年长者选的位置是如此精妙,以至于他那些尚未干透的湿发就都顺从地往下垂去,依数蹭过Jeremy的肩膀上,青少年突然很想被亲吻的那两瓣嘴唇则恰好轻触在他的耳廓。上班族散发着魅意的脸上正挂着胜券在握的微笑,手上的动作也随即增加力度: “你还在考虑什么? 不妨一同告诉我。”

评论(4)
热度(2)

© 在进入浆糊之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