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yfRiends】纽约不插电爱情故事 01

标题的来源是很小的时候看过的一篇女同,迫真。

内容大概是《K歌情人》某种程度的演化paro

自由音乐创作者M x 文学系毕业大学生J


配对:Jeremy Heere/Michael Mell


Summary:Michael Mell发现,还是某个周日夜晚在旧信纸上写出来的歌词和不插电的伴奏乐团更适合让一首好歌诞生。


Warning:Aged-up Characters


BGM:So Stop the World [Single Mix] (Emma Stevens)

——————————————————————

Michael Mell在他的木头桌子前抓耳挠腮,他迷迷糊糊地想到或许应该给自己的工作室换一张质感更好的桌子,而不是任由这张在他租下房子时就雷打不动地寄居在这儿的老伙计承载他许多不够满意的灵感碎片。许多颜色泛黄的旧信纸在过去一百八十分钟自觉变为被揉皱的纸团,在他面前堆成一座代表失败的小山。


归根结底,35岁的菲律宾裔有点后悔他三天前头脑发热时作出的决定了。是的,是的,谁不想给当下正红得发紫的(字面意思,她的标志色就是紫色)年轻女天后Chloe Valentine作词作曲呢? Michael不喜欢给音乐种类贴标签,认为人类已经停止进化,一切流行元素终究都会变成某一日《生活在纽约》娱乐版的怀旧头条。但他十五年前还在和大学里的几个毛头小子搞摇滚乐队,直到他们成年,毕业,被卷入纽约这个孕育过无数伟大梦想的城市。


Michael依旧努力同他过去的纽带维持不痛不痒的联系,但Mell家的年轻小孩意识到他生活的主旋律已经变为冗长无趣的背景音时,很多东西已经成为习惯了: 早上准时报告天气的收音机,人声鼎沸的拥挤地下铁和他一日三餐食物制作中必不可缺的微波炉——或者咖啡机的“叮”声。菲律宾裔在十七岁时需要攒三个月零花钱才能买回来的电贝斯被换成了跳蚤市场上有部分掉漆的木吉他,笔记本电脑上的贴纸和备忘签几乎盖住屏幕,音箱和设备倒却也勉强跟上了最新的款式。至于那一次他们的乐队被邀请去给“疯狂野莓”音乐节进行暖场演出,然后误打误撞因此登上了MTV的事情? Michael宁愿让过去的事情待在过去,瑕疵但美好的青春人人都有,不是么? 


当然,他现在的生活依然有过去留下的碎片: 名片是某80s停产游戏同款的像素风设计,上面印着银色的“自由音乐创作人(Freelance Music Producer)” 三个大词,仿佛释放着和这太神经紧张的水泥森林所对抗的最后一丝叛逆气息。但生活得继续,三星餐馆里的高级菜单不会自己落入毛头小子手中,于是当他在帕利森——你能从纽约/波斯顿边界找到的最高级的酒店——的大堂被那个音乐行业人尽皆知的制作人拦下时,菲律宾裔手抖得他差点怀疑自己因为不规则的作息提早患上帕金森。


好吧,所以他讨厌流行,但还没有到会拒绝SQUIP唱片公司的最新宠儿送来的工作的机会地步。尽管对方的制作人年龄成谜,西装价格看起来值至少五辆Michael的那台PT漫游者汽车,还几乎从不摘下墨镜 (Michael有一次听见他很快速地用日文捂着嘴在打电话) 以外,Chloe却意外地比他想象中更好相处。菲律宾裔已经应付过两只手掰不过来数量的年轻女歌手,他自然也知道面对这一类特定的小姑娘该佩戴何种面具,又如何适当的装模作样。他们在离唱片室三公里以外的咖啡厅见面,但当Eric (Michael承认他听到一个并不会在日本动漫里出现的普通名字后有失望0.01秒) 在他那金光灿灿的支票数字以后再加了一个零以后,所有他大脑深处抗议着这互相冲突的要求实在太多、根本不是他的风格、交作品的时间真的不能再短了的意见都被不再年轻的自由音乐创作人咽下了肚子。前面怎么说的来着? 吃饭要紧。


这也是为什么在一个万物明朗天气可爱的星期日夜晚,Michael Mell正一个人摆弄他的笔记本电脑和若干张信纸,坐在他租来的房子的地下室里。这氛围明明更适合喝上一听姜汁啤酒,和他那已经半退休的经纪人一起拿手麦唱些十年前曾霸榜Billboard的音乐。但事实是他正苦着一张脸,妄图一夜之间就写出符合2010s青少年审美的…呃,大热单曲。


上帝啊,把耳机摘下来挂在他洗得褪色的红卫衣旁边的可怜自由音乐创作人想,如果你要派个音乐天使到我身边,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间了,真的。

评论
热度(5)

© 在进入浆糊之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