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yfRiends】你想不想摘掉我的耳朵03

前文在01 02 

本章情节:Jeremy的恋爱大作战。

——————————————————————

如果你问Jeremy Heere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最好的朋友的话……不是那种“你是我的好兄弟”那种喜欢!是“我想和这个人度过活在这世上剩下的日子”那种喜欢——他自己也不太能讲的出来。  


或许是他六岁时,Michael Mell义无反顾地挡在那个总是一边咯咯笑一边扯他头发的班级恶霸前的时候:“再敢动Jermey的一根头发——你就会后悔自己曾经出生在这个世上。”

或许是他十二岁时,Michael Mell毫不犹豫地抱着在森林里迷了路又没吃东西而冻晕过去的Jeremy狂奔了几公里去往最近的高速公路的时候:“嘿,兄弟,醒醒,你已经安全了。”    

或许就是现在。小绵羊刚满十七岁没多久,他的二号玩家马上就要成年,准备和他吃一场新泽西高中星期三固定菜单的午餐(芝士牛肉汉堡、苹果汁还有一小盘沙拉)。除了卷发的雀斑男孩打算在这场绝对平凡无奇的午餐进行中,尽量不经意地告诉他最喜欢的人自己的喜欢是“那种喜欢”。


这样即便、或许、哪怕Michael只把他当作是纯柏拉图的好朋友而非潜在恋爱关系的发展对象,Jeremy也能装作这是个开的太重的玩笑,带着一颗破碎的心全身而退。


年龄对Jeremy Heere的喜爱程度影响甚微。他早早就被这个从来不用正经的文法说话,每个句子都能夹着至少三种语言(他加禄语、印尼语和英语)的菲律宾男孩用余量超额的爱和关心裹起来,日复一日地享用这些他从未指望能属于他的美好品质。而至于具体何时丘比特的红心蜜糖箭一击命中了他的心,往空白处填上Michael Mell这两个词自然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瘦高的男孩在这漫长的征途中并非没考虑过将自己的心交付予其他的人选:他当然迷恋女孩子好闻的洗发水香气,耀眼的秀发或者柔软的身体曲线,但是若说他保守也好幼稚也好,小绵羊自认为新泽西足够小,认识耳机不离身的男孩十二年以后,镇子上的人物他闭着眼睛都能倒着从头数到尾、又从尾数到头。而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能像他的小猫男一样严防死守、坚持到底、永远都在他的身边 (除了他们之中一方生病住院、和家人一起出门远行或者没有几节共同课表的学校日,周三便是其中之一: 美裔男孩格外讨厌今天的生物课) 。所以自然而然,Jeremy希望那个替他摘去耳朵、丢掉尾巴的人会是Michael。


但是他需要帮助。不如说是极大量的帮助,不仅仅是来自某些不靠谱的同性好友(世人皆知Jake Dillinger的男朋友会给出怎样的建议)的“就说他让你感到性奋”,他需要心思细腻又繁多的女孩子们。Jeremy Heere不是赌徒,但凡涉及到他的玩家一号的事情小绵羊自知他的判断力被欲望还有爱 (主要是爱!) 笼罩,单凭他自己就一步从友谊跨越到爱情的概率实在太低。或许,雀斑男孩心中的某处渴盼着通过助推一把他的心上人,看那双长耳朵因为不安而乱晃才能达到他最终的目的地。


告白,或者被告白——天呐,这突然变为小绵羊目前人生中的一等大事。


Jeremy首先找上的是自己上一任女友: 举止乖张为人却可爱,甜蜜得如同春日里新生的水仙花一样的Christine Canigula。在战胜他人生中第一和第二严重的偏头痛的始作俑者以后,小绵羊和她吃过两个星期的午餐,并在极端情况下参与了一场以被保龄球馆老板赶出去告终的行为艺术表演。但这一次他甚至不需要外人的提醒就明白自己错得有多离谱:多年的求而不得让他将倾慕催化为爱慕,还有Christine完全是个无性恋的可能性。Jeremy的第一场恋爱于是就此落下大红的帷幕,女孩在他额头上留下充满友爱意味的一吻。至于现在,小绵羊则庆幸自己能有一个互诉心事的好朋友。


然后头发自然卷的高中生手里就多了一本厚度相当的剧本,五颜六色的荧光笔标记直冲他的眉头。富有活力的亚洲少女穿着弹力裤就在化妆室表演了一个完美的后空翻,挤出一个毫不浮夸的wink给他来消化:“ 要让他意识到你的魅力!!有那么个疑似竞争对手的人物存在,对方才更有可能做出那信仰一跃! ” 小绵羊反应过来的时候,Madeline Gilcreast已经充满怜爱地揉着他的短尾巴,在和他对 “储物柜大作战”计划里精心捏造的台词了。


得亏Christine相信他的演技!!


而Brooke Lohst与Chloe Valentine那儿的关就没那么好过了。Jeremy早已数不清日本超级电脑事件后他与头发灿烂得像太阳、法式复古毛衣爱好者道歉了多少次——他实在伤害了她太深。她的女友则终于在某一次他支支吾吾以后从天而降,在那能割伤人的眼线与美瞳后面硬是绽露一个笑容,语落惊雷地甩出“不管怎样,Brooke说她决定原谅你了,那么我也既往不咎。” 以后,Jeremy才发现他得以松了一口气,开始搅拌面前已经化成浆糊的草莓冰沙。上帝保佑,他还是有点害怕女孩子: Chloe在听到Madeline这个词以后捏碎了手里的纸勺子,Jeremy则呛到一口格外大颗的草莓果粒。


Pinkberry姐妹花离开后,对面的座椅便闯进来一个热情洋溢的Lisandra Angel。Jeremy眼睁睁地看着对面变出一沓厚度相当的信纸,而它们全数降落至雀斑男孩过去一周的书桌前,陪伴他咬得有点变形的铅笔头和忠实的小夜灯度过又一个冥思苦想的夜晚。“写一封完美的情书会帮助你更好的意识到自己的心意,男孩!! 相信我,没有谁会拒绝如此真挚又传统的求爱方式的!! Aww,尤其是当你有这样可爱的耳朵的时候! 你俩简直是绝配! ”


刺耳的下课铃带来新一批涌入食堂的初中生,Jeremy也被拉回到现实之中。发餐员眼神狐疑地盯着他,最后决定多给他两片苹果。自然地打招呼,正常开口讲话,然后告诉你认识十二年的好朋友他性感又迷人,你迫不及待要和他度过一生了——一点都不难,对吧,哈哈! Lisandra就排在他的后面,鼓励性地捏了他的手掌一下,对他努嘴示意那双正背对着他深藏角落的猫耳朵。


Jeremy Heere深吸了一口气,端起他现在承载着一级使命的公用餐盘,朝他的玩家一号走去。



评论
热度(5)

© 在进入浆糊之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