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yfRiends】你想不想摘掉我的耳朵02

前文在01 

本章情节: Jeremy替Michael解围、Michael being a coward、Jeremy受欢迎而不自知。

——————————————————————

Michael Mell的人生直到刚刚那一刻都还算得上顺风顺水: 如果你除去他在秋季最大的派对上被最好的朋友抛弃,并把耳朵都哭塌的事迹的话。而如今两个月的时间风平浪静地流逝,他的猫耳朵完好健在,人类也已经停止进化,最最重要的一点是: Jeremy Heere依旧是他最好的朋友。在此之前,菲律宾男孩有几乎绝对的自信他可以得手自己想要了五年的一场恋爱关系。


不是说在暗恋自己最好的朋友的同时就代表他没有可能恰巧被小绵羊喜欢回来的嘛!!


但他的好日子和不够详细的小算盘在这个终于开始飘雪的早上分崩离析,全因Jeremy轻飘飘地甩出一句“我已经有心意人选了”。你问然后吗? Michael Mell很难过,Michael Mell耳朵都要立不起来了,Michael Mell一瞬间觉得自己引以为傲的那条长尾巴都不再有吸引力了……


但小猫男不轻易言弃,而没有什么是身为一段十二年友谊的开启且维持者做不到的。于是菲律宾男孩小心翼翼地将尾巴竖起来摆正,不自然地咳嗽两声试图开启下一个话题: 至少等到午餐时间再说,他暂时还不需要被暴露自己乱成一团的、不太光彩的小心思。


或许是他在生物课上的表情太过凝重,一万年没有点过他(即使点了也能宽恕他回答不出问题)的Mr.Parkingson头一次在Michale Mell走神的时候用“请你阐述一下植物的六大器官吧,Michael? ”袭击了他。被点到大名的小猫男腾地站起来,顾不得自己的尾巴是否打翻了椅子——他好像听到了周围的窃笑声,还有几下装模作样的咳嗽:但这不要紧,要紧的是强迫他刚刚飞速转动在无关领域的大脑重回正轨,植物的六大器官,对了。


教室里所有的眼睛都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被撞翻的椅子发出的巨响仿佛自带延迟,Michael的大尾巴像泄了气一样无精打采地垂着,耳朵则呆呆地听着那些声不和谐的余音散去。在一瞬间他甚至希望能有勇气甩门而出,像个没事人一样大步离开这间教室。植物的六大器官。根、茎、叶、果、种子…还有一个是什么?


“是花……老师。花让绝大多数植物能—够进行有性繁殖,通、通过授粉形成种子来延续生命。” 万籁俱静中,他认识十二年的好朋友突然开口说话,而Michael只能稳住他的耳朵和尾巴,任由Jeremy的声音清澈地回荡在这个不大不小的教室里。哪怕小绵羊的句子听起来断断续续的,但天知道十几秒前菲律宾男孩的桌椅被他的大动作撞到嗡嗡作响时,现在的自己有多感激这个弱小、不确定、属于Jeremy Heere的声音。


Mr.Parkingson皱了皱眉头,Michael抬起视线时碰巧看见他的中年秃顶科学教师张开了嘴,但对方最终却没能说出什么,挥了挥手就示意他坐下了。现在好了,菲律宾男孩努力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攥着教科书的发白指节上,那些精心绘制的彩色插图仿佛在嘲笑他的懦弱与胆小,哪怕过去几分钟盯着他的无数双眼睛早已移开了视线。


解救小猫男的是日复一日准时到达的下课铃,而Michael Mell无需借用新泽西高那画满涂鸦的厕所镜子就能知道他的脸色有多难看。他的余光瞥到教室里那一抹格外显眼的白色: Jeremy Heere在穿过人群向他走来,脸上还带着珍贵的微笑。Jeremy,他的玩家一号、认识十二年的好朋友、最喜欢他的人,马上就要走来问他想不想一起吃午饭了。所以当菲律宾男孩重新指挥自己的手“别去拉起那个宽大的兜帽把脸挡住”时,突然挡在他最好的朋友面前的Lisandra Angel就变得有些难以承受了。


Michael Mell戴上了耳机(哪怕里面并没有在放音乐),他没有胆量倾听接下来那理所当然的谈话,或者想出合理的解释为什么现在Jeremy那颗棕色的脑袋和Lisandra的一头耀眼金发贴得是那么的近,他最好的朋友脸上泛着健康的红晕。他能做的只有夹着尾巴,再一次像胆小鬼一样逃离这间青少年感情战斗场。


哪怕午餐时间到了。

评论
热度(8)

© 在进入浆糊之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