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ddy】漫长的死法 2nd Movement

第一章Prologue 

第二章Overture 

第三章1st Movement 


BGM

La Campanella(paganini)-Salvatore Accardo

Symphony No. 9 in D Minor, Op. 125Choral: IV. Presto

“What does a violist say to another violist?”

“一个中提琴手会对另一个中提琴手说什么?”

——————————————————————

“一点放松”指的是太阳还高挂在天上杨博尧就开始喝香槟、白兰地然后是长岛冰茶。陈韦丞则全程笑眯眯地撑着下巴,举起同样的高脚杯的次数Brett懒得数清楚了。在Brett Yang彻底东倒西歪以前,他摸出手机让这学期见了不超过五面的对门舍友帮自己请假明天早上的课,附带上刚谷歌出来的事无巨细的最近流行的传染病全称。


最后他和陈韦丞被老板在天完全黑之前就赶了出去,杨博尧知道自己的意识不太清醒了,但硬要背着他的琴,一边歪歪扭扭地撑开双手走路,被背上五千克的重量压得奇形怪状。小提琴手还是想喝酒,于是社畜先生不得不阻止他拐进每隔个几百米就会路过的便利店,把他手里的果啤换成酸奶。


杨博尧最后沦落到宽敞流淌的布里斯班河边,路灯在他眼前一盏一盏亮起来,高他半个头的Eddy把领带散在脖子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接他的话,在看到太阳终于彻底落下去的瞬间就对着不远处大喊“we are shit”的笑话,引来几个赶路行人的侧目。


杨博尧不喜欢无家可归,但这瞬间一直持续下去似乎也是个不错的决定。


背着他的琴赶去那个bar对于杨博尧已经成为不再稀奇的日常,陈韦丞不在的日子他依然会碰到一些无视他的手臂来和他搭话的人——有穿着礼服裙的漂亮女性,也有格子衫已经洗的发黄的中年男人。他们都在不经意之间瞥过自己的手臂,然后真心半假地夸赞他的演奏。有人和他谈论调性和弱音器,有人只是想请他喝一杯酒、摸摸他的琴,也有人在自我介绍之前就试着把手搭在他的腰//间。Brett照单全收,拿出对付三六九流的不同面具,毕竟所谓的顾客是上帝,而且他一个人可支付不起昂贵的乐器护理费用(在稳住奖学金的同时)。


陈韦丞在的时候他俩一起拉奏,顶着对方不嫌烦的狗狗式目光依然敢和他来搭讪的人数就断崖式下跌。偶尔也有年轻的女孩子选择拦住Eddy,这时大学生就很难忍住冲对方得意的小眼神翻白眼的冲动。他们更多时候即兴创作(但不是爵士乐),用那所谓杨博尧觉得该死的“灵魂伴侣之间的心灵感应或者别的什么玄学”来完成许多场几近完美的演奏。偶尔下午收到Eddy讯息可以真实地面对面排练,他就毫不犹豫的顶着Ray的目光起身离开讲堂里正在侃侃而谈的教授,径直翻出后门的围墙。

除了今天下午,陈韦丞照旧给他发来消息,但内容古怪到他怀疑昨晚半夜补上讲习笔记时自己喝的不是Monster*而是威士忌:“你的中提琴落在吧台上了,我托Kachikawawa帮你收起来了,今晚演出在江>>3H”。


Brett Yang的大脑前所未有地高速运转起来,这个句子无论如何都不像他所熟悉的某个人会开玩笑的类型。他咬住指甲,又快速地松开,脑袋里奔流而过澳大利亚所有的江河湖海。


在小提琴手终于坐上去布里斯班河的出租车时,他的手臂剧烈地疼痛了起来。


杨博尧不知道他是如何从钱包里掏出两张纸钞,手也仅仅轻微地颤抖了一下就平复住姿态,把它们递给那个不耐烦的出租车司机。他比什么都重要的琴盒还被圈在怀中,直到准备开车门时大学生才在抬头瞬间从后视镜里看到自己的模样: 他前额的头发已经全部被汗水浸湿,衬衫也是凉的,歪七扭八地贴着他的皮肤,整体着装在车内破破烂烂的风扇的加成下呈现出一种适合鸟类居住的滑稽窝形。


换做任何其他时间Brett Yang绝不会允许自己以这种样貌示人,但他的时间快要用完了,现在显然是…救命要紧。


意识这事才像洪流一样拍打进来他的认知,黑头发的亚裔一时愣住,像个雕塑一样定在他下车的精确地点,任由寂寥的路灯把黄光打翻在他的头顶上方。救上天派来的所谓灵魂伴侣的命? 为了只见过个位数面的陌生人而心慌意乱? 甚至翘掉两周才有一次的演奏机会? 这才不是他认识了十八年的那个杨博尧,倒不如说是——掉进了爱河永浴的诅咒的杨博尧。


Eddy的对话框依然灰着,模糊的西贝柳斯琴谱底下仿佛暗流汹涌。Brett对自己摇头又点头,最后还是把他的琴背到身后,伸出了刚刚一直放在口袋的里的手给社畜先生发过去一条简短的回复。他的心脏已经停止那种无规律到仿佛要冲出他胸口的运动,现在就只是一个运送氧气和血液的器官,足够平缓地工作着。Brett下意识看向他的手臂,陈韦丞三个字比他印象之中变淡了许多,扯着刚刚一直躲藏在肾上腺素后的不安隐隐作痛。


“名字。”

“告诉我那个人的名字。”


杨博尧加快了步伐,他足够熟悉这条说长也嫌短,说汹涌也嫌平静的河: 而他的视线范围内并没有一个总是穿着黑白两色的高个子人影,这意味着他有一点运动要做了。至于他的感情关系那点破事——应该还会有时间吧。

——————————————————————

*Monster: 怪物能量饮料,官方名称为Monster Energy魔爪,也可称为魔爪饮料。它瓶身爪子的部分很突出,是一种高能量运动饮料。

评论(7)
热度(2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在进入浆糊之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