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具体哪些云石雕像不配暗恋

再漫不经心如格朗泰尔也该意识到有点反常了。


这个反常,呃,倒也不是什么特大的事。如果你感觉同班同学好像能读心不算什么特大的事的话。虽然他已经在无数次可疑的瞬间对着空气默念:“管你是不是在读懂什么心不心的,有本事就看像这边然后敲三下桌子呗。”


从来没人回应过他的异想天开,于是他就继续咒骂生活,努力过出点样子来。


的确,他对老师宣扬的观点不屑一顾——除了懒洋洋地顶撞两句,时不时地被赶出去然后沿着走廊慢悠悠地游荡,最后在铃响之前算好时间翻出后门,不远万里去喂古费拉克因为爱心泛滥而收留的几只野猫外,他的高校生涯也没什么别的水花了。


噢对了,在日常重复上述行为时胳膊底下可能还夹着几只没干的水彩刷。


能给格朗泰尔自称是无趣的死海一样的生活溅起生命气息的是缪尚咖啡馆。或者更准确一点,咖啡馆老板娘比公白飞的扑棱蛾子标本数量还丰富的酒类藏品。白兰地用来解百忧,香槟则庆祝哪个老师又被气走,需要孕育一整个秋季的葡萄酒也能赶在瓜果落地的好时节进入他的肚子。酒,管它是不是什么上帝的情人…格朗泰尔醉醺醺地想到,肯定是他的情人。


扯远了,让他回到前面读心的话题上。怀疑对象是那尊金灿灿还能在关键时刻自带柔光特效的云石雕像。云石雕像有名字,也是好名字——格朗泰尔第一次听马吕斯提起时还以为是哪个他又新看上的漂亮姑娘:安灼拉。


安灼拉可不是漂亮姑娘,但格朗泰尔也找不出谁能比他的面孔更招漂亮姑娘喜欢了。只可惜她们找错了门: 安灼拉那像是被上帝亲吻过的容貌并不被他投入其关键的用处,却只成日成夜地埋没于图书馆厚重的手稿和藏书之间。格朗泰尔偶尔也会在教室办公室撞见安灼拉,他的嘴唇蠕动着,手里挥舞着厚厚的纸卷,在年级主任涨红了的脸前侃侃而谈。再后面,撞见的次数多了格朗泰尔就开始想: 这得是在做些什么事关重大的抗争呢!


格朗泰尔觉得安灼拉太过严肃了,什么伟大的目标哪有美人美酒有意思! 不过,比起鄙夷他倒是更倾向于佩服这尊云石雕像。安灼拉那执着的模样像是个有了信仰的人。在这人人自危的狗/屁年代,他唯一可能会有点羡慕的就是信仰坚定的人。


胡思乱想到这里的格朗泰尔第一次感到对面投射过来的目光,于是他装作懒洋洋地抬起头来,想看看自己是犯了什么好事能第一次被所谓的“好学生”安灼拉注意到。


出乎意料的事情紧接着发生了: 他的好云石雕像,缓慢、沉着但又坚定地拍了三下桌子。

评论(2)
热度(117)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在进入浆糊之前 | Powered by LOFTER